<mark id="r3dgr"><u id="r3dgr"></u></mark>
  1. <listing id="r3dgr"></listing>
  2. <small id="r3dgr"><strong id="r3dgr"><del id="r3dgr"></del></strong></small><mark id="r3dgr"><ol id="r3dgr"><span id="r3dgr"></span></ol></mark>
  3. <label id="r3dgr"></label>
    <small id="r3dgr"></small>
      <listing id="r3dgr"></listing>
  4. 中山新聞
    繼亞洲首例“心肝聯合移植”后再創生命奇跡 我院再次完成高難度“同步換心肝”

    WDCM上傳圖片

       一次手術,“同步換心肝”!“感謝中山醫院的醫務人員,也感謝捐獻給我珍貴的心臟、肝臟的供者及其家屬,是你們給了我又一次生命。”5月28日,來自貴州的63歲陳先生順利出院,這是我院自2002年成功實施亞洲首例“心肝聯合移植”后完成的第二例,截至目前全國也僅成功實施五例。

       “心肝聯合移植”再創生命奇跡

       9個月前,陳先生因酒精性肝硬化、肝功能失代償,并伴反復消化道出血來到中山醫院門診就診,經多學科專家團隊仔細分析病情后,提出肝移植治療方案。但在進一步評估手術耐受性時,肝外科團隊發現其患有冠心病,心功能不好,6年前就已反復出現活動后胸悶、氣促、心前區有隱痛的癥狀,1年前感到心臟愈發不適,稍有活動便出現癥狀,但始終未就診。在與醫院心外科、心內科專家會診討論后,大家一致認為,若不解決心臟問題,行肝移植手術時會有很大風險:“若要接受肝移植,必須先治好心臟疾病。”該院心外科專家團隊在查看了患者的各項檢查報告后認為,患者為嚴重缺血性心肌病,冠脈三支血管全部閉塞,左室射血分數(LVEF)22%,不能行常規搭橋手術,要根本解決陳先生的心臟問題唯有心臟移植。肝外、心外專家團隊經會診仔細研判后,決定進行心肝聯合移植。

       按照國家衛健委、上海市衛健委的相關文件要求,在相關術前評估結果均符合手術要求后,將病人信息上傳至中國人體器官分配與共享計算機系統(CORTS),等待合適的供體分配信息。5月7日,CORTS分配信息反饋,提示有合適的供體。醫院立即通知陳先生入院,并同時派出專業團隊出發獲取供體器官。

       “為了能更快地為大創面、手術耗時較長的患者止血,在術前MDT討論會上,醫院心外科、肝外科、體外循環組、麻醉科、重癥醫學科、護理部、輸血科、器官移植中心等各科室對此進行了反復研究,為的是確保當天手術各環節的順利進行。”樊嘉院士表示,特殊時期,在做好疫情防控工作的同時,為病人提供始終如一的優質醫療服務,盡最大努力開展醫療救治,是中山醫院的鄭重承諾。

       據專家介紹,心臟移植體外轉流需要全身肝素化,病人的血小板又非常低,這對控制手術創面的出血和滲血提出了很高的要求。該手術需要精細的游離技術和血管吻合技術,以及可靠的創面止血,才能減少出血,維持循環穩定,為供肝功能的快速恢復提供良好的生理條件;颊叩难“逯挥3萬,只占正常人的10%-15%左右,這類病人通常是體外循環的禁忌;而且手術的止血速度會慢于普通人,甚至有自發性出血風險,這對手術團隊是一大挑戰。術前討論會上,多學科專家針對診療難點進行了充分討論,仔細推敲完善手術方案。

       5月8日一早,各部門到位待命。根據工作群中供體心臟和肝臟順利取出、轉運和抵達的信息,心臟外科和肝臟外科手術團隊嚴格掌控時間節點實施手術治療步驟。中午11點50分,供體心臟和肝臟順利送至手術室。心外科王春生教授、孫曉寧副教授爭分奪秒投入到心臟移植手術中,切除病心、精細分離粘連部位,將同種異體心臟原位移植,僅用了創世界紀錄的耗時14分鐘即完成心臟吻合。

       在心外科團隊順利完成心臟種植后,樊嘉院士、周儉教授帶領肝外科團隊立刻切除已硬化變了形的病肝,并對供體與受體的靜脈、動脈和膽管一一進行了吻合,恢復血流后,“移植肝”即有膽汁流出。

       在心外科、肝外科、體外循環組、麻醉科、重癥醫學科、護理部、輸血科等團隊醫務人員的“保駕護航”下,陳先生全程情況較為平穩,歷經10個小時左右平安返回心臟外科監護室,繼續接受監護、抗排斥、抗感染及營養支持治療。翌日一早,樊嘉院士、王春生教授共同查房,病人引流不多,循環穩定,各生命體征平穩。5月10日,順利拔除氣管插管,5月21日,病人轉回普通病房。在監護室及病房醫護人員的精心診療護理下,陳先生恢復良好,今日康復出院。

       多學科協作精準施策,創新探索“中山模式”

       復旦大學附屬中山醫院是全國最早開展器官移植的單位之一,也是國內唯一的完全依靠本院力量完成腎臟、肝臟、心臟和肺臟等大臟器移植的醫院。多年來創造了一個又一個醫學奇跡:1978年,普外科吳肇光教授等就為一例肝腫瘤患者施行了肝臟移植手術;自2001年起,在樊嘉院士、周儉教授的帶領下,醫院肝移植團隊走上了快速發展時期,先后成功完成了上海市首例成人-成人、上海市首例成人-兒童親體活體肝移植,國際首例母女倆為受體的經典劈離式肝移植,亞洲第一例心肝聯合移植,世界上年齡最大的肝移植手術,2014年完成亞洲首例機器人輔助活體供肝移植手術,2015年完成世界首例“利用切除的廢棄肝臟行成人-兒童部分肝移植”。在心臟移植領域,2000年5月,我國年齡最小的“換心人”的成功,實現了中山醫院心臟移植史上“零的突破”。近年來,醫院已在心移植手術技術上建立了一整套精細化流程,術中對心臟保護研究更是不斷取得突破,如長距離運輸保存供心心肌保護措施,突破了供心缺血時6小時的限制,最長缺血時間達12小時。

       此次心肝聯合移植的成功開展,表明中山醫院救治疑難重癥病人具備了很高的綜合診治水平,充分體現了多團隊協作攻克難關的技術能力,也為今后醫院臨床診療技術的不斷創新應用提供了信心。而這,正是源于中山醫院統籌優勢力量、布局資源配置的頂層設計,多學科協作精準施策的“中山模式”,立足聯合門診、病例討論和對外交流“三維”平臺,突破單純從疾病的角度出發思維模式,力求從醫療技術水平、科研成果和人才培養等多方面呈現螺旋式提升。樊嘉院士表示,“我們希望整合醫院多學科力量,為每一位病人,特別是疑難重癥病人度身打造精準醫療服務,并通過MDT協作的不斷磨合、優化流程,加強跨學科手術團隊的默契配合,降低病人手術損傷和風險。”近年來,中山醫院在多臟器聯合手術治療探索實踐中不斷取得突破,已完成包括世界首例運用機器人微創技術同時根除直腸癌、切除肝轉移、肺轉移病灶在內的各類高難度手術治療。

    北京赛车微信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