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k id="r3dgr"><u id="r3dgr"></u></mark>
  1. <listing id="r3dgr"></listing>
  2. <small id="r3dgr"><strong id="r3dgr"><del id="r3dgr"></del></strong></small><mark id="r3dgr"><ol id="r3dgr"><span id="r3dgr"></span></ol></mark>
  3. <label id="r3dgr"></label>
    <small id="r3dgr"></small>
      <listing id="r3dgr"></listing>
  4. 中山新聞
    葛均波院士團隊揭示合并高血壓的新冠肺炎患者無需停用ACEIs/ARBs

    當前,新冠肺炎疫情肆虐全球,新型冠狀病毒除影響呼吸系統外,還會引發心臟、腎臟、肝臟等多器官損傷。為了給疫情防控提供科學支撐,全球的科研工作者在各領域開展了諸多探索。

    目前的基礎研究和理論推導顯示,高血壓常規藥物ACEIs/ARBs理論上有可能加重新冠肺炎,但實驗證據自相矛盾,臨床證據缺乏。鑒于全球有超過11億的高血壓患者,加之新冠肺炎的暴發趨勢,當新冠肺炎“遭遇”ACEIs/ARBs,臨床醫生該如何抉擇?是否需要停用ACEIs/ARBs?這些兼具普遍性和重要性的問題引發了業內熱議。 

    近日,我院葛均波院士團隊在Annals of Translational Medicine(《轉化醫學年鑒》,簡稱ATM雜志)發表重磅研究,提示對已經接受ACEIs/ARBs治療的高血壓患者,不應因新冠肺炎感染而停用。

    新冠肺炎背景下,葛院士團隊通過循證醫學證據,直接回答了高血壓患者是否需要停用ACEIs/ARBs的問題,對臨床問題進行釋疑,為合并高血壓的新冠肺炎感染患者吃了一顆“定心丸”。

    在發布此次疫情的致病微生物之初,葛均波院士就敏銳地意識到新冠肺炎這個新發傳染病存在重大的心血管問題需要去回答。葛均波院士的憂慮來自于冠狀病毒的發病機制。歷史上冠狀病毒大肆進攻人類有三次:2003年SARS,2012年MERS,以及本次2019-nCoV;赟ARS和MERS的研究,冠狀病毒的共同致病靶點是血管緊張素轉化酶2(ACE2)。ACE及ACE2是腎素血管緊張素系統(RAS)中一對相生相克的兄弟,可以簡單理解為ACE2/Ang1-7軸和ACE/Ang Ⅱ軸是互相拮抗、互相平衡的系統,共同維持機體血流動力學穩定和正常的心腎功能。因此是心血管醫生非常關注的領域。

    由此可見,ACE2將新冠病毒和心血管系統緊密關聯起來,而葛均波院士的關切正是源于這種聯系。為了廓清諸多臨床上和理論上的疑惑,葛院士甚至不止一次地向組織申請親自前往武漢支援,由于種種客觀原因未被組織批準。于是派了已成長為科室骨干的學生黃浙勇副主任醫師代其逆行武漢,希望以一線的資料正本清源,為臨床困惑提供數據支撐。在出行前,葛院士特別交代了“新冠病毒-ACE2-心血管系統”體系中一些重大而未知的內容,其中一項便是“降壓藥ACEIs/ARBs是否影響新冠肺炎病情”。

    研究納入了因COVID-19住院的50例高血壓患者,分為ACEIs/ARBs組和非ACEIs/ARBs藥物組,對比分析了兩組的臨床表現嚴重程度、實驗室檢測指標、胸部CT嚴重程度、核酸轉陰時間和院內死亡率等指標。研究顯示,ACEIs/ARBs組與非ACEIs/ARBs組在高血壓患者COVID-19的臨床特征和病程上無明顯差異。從數據上看,并未發現ACEIs/ARBs會加重高血壓患者的重癥風險。相反的,我們注意到,ACEIs/ARBs組的患者死亡率呈現降低趨勢。該研究屬于小樣本量的觀察性研究,后續還需要更大樣本量的臨床研究來驗證本研究結果。

    本文第一作者黃浙勇副主任醫師和曹嘉添主治醫生工作在抗疫一線,上班時間較長,加上值班需要穿戴防護服進入重癥病房污染區,體能和精力損耗都比較大。因此,本研究屬于“非常規狀態下”的研究。在葛均波院士提出課題方向后,黃浙勇副主任醫師和龔惠研究員仔細醞釀了研究方案;原始數據由曹嘉添和姚雨濛等醫生拍照傳輸給后方研究生共同完成電腦輸入;采集數據后,團隊成員花了差不多近一周無眠之夜,邊分析數據和統計學分析邊撰寫論文反復互相校正、推敲,終成其稿。為盡快回應臨床關切,同時也響應把論文發表在祖國大地的號召,葛均波院士考慮后投稿了國內優秀SCI期刊ATM雜志。

    北京赛车微信群